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广告 >

拖欠5100众万广告费金嗓子江佩珍再度“黑化”

日期:2019-11-23 22:57 来源: 广告

  18岁成为副厂长,33岁当上厂长后大胆改革,把一个糖果厂做成行业第一的知名企业,69岁金嗓子成功上市。谁也没想到,在74岁这一年,江佩珍会“晚节不保”。

  对很多人来说,确实不需要太多介绍,认识她的中国人太多了,每年卖掉1亿多盒金嗓子喉宝,而每个买过金嗓子喉宝的中国人,都能在盒子上看到她那张笑脸。

  她还是一位有社会责任的女企业家。1998年,长江流域洪灾,金嗓子捐赠了价值23万元的药品;2003年非典,她带领员工生产抗非典药品,将价值5万元的物品送给一线医务工作者。

  不过,这位怎么看都形象很正的女企业家,却在商业上“黑化了”。最近,因为拖欠5100多万广告费,她变成了“老赖”,上了失信人名单。接着,她曾“骗”罗纳尔多代言的黑历史也再次被翻出。

  当时,企业里都是吃“大锅饭”,工资是定岗定薪,只要完成规定的任务,做多做少没区别。

  这个身形瘦小的小姑娘,手脚比别人都快,几乎每个月都能超额完成任务,成为车间里的生产标兵。

  几年时间里,江佩珍从一个普通员工,逐渐升到车间主任。18岁的时候,她就当上了副厂长。

  很快,她废除了过去“吃大锅饭”的制度,而是让员工的收入与生产挂钩,让做得多的人拿得多。

  除了分配制度的改革,江佩珍还打破过去的供销体系,改成自建产品网络,在川西、湘鄂等地自产自销糖果。

  1988年,糖果厂的产值已经接近一亿元,达到9700多万元,在全国同行业里面排名第一。

  柳州糖果二厂名声大噪后,仿冒者接踵而至。江佩珍想到了“高科技产品”,这是别人很难模仿的。

  在华东师范大学,她遇见了生物学家王耀发教授。当时,王耀发拥有心脏保健饮料“大开心”的技术专利,在聊过之后,他被江佩珍的诚意打动,将这项专利转让给了江佩珍的糖果二厂。

  对于王耀发来说,糖果厂不是他技术的最佳合作对象,但是最终还是被江佩珍的诚意打动。

拖欠5100众万广告费金嗓子江佩珍再度“黑化”

  糖果二厂签订合作协议后,王耀发专门去了一趟柳州。参观时,他无意中尝了一口糖果厂的润喉糖,发现里面有桉油和薄荷成分。

  原来,江佩珍去美国参观时发现,一种清凉润喉糖很受欢迎,回来后就仿制了这种糖,但销量很差。

  当时,王耀发正好正在研究一个治疗慢性咽喉炎的配方,这一来让他想到把配方加到糖果里要比做成药更好。于是,他就提议用他的配方改造糖果厂的润喉糖,并且无偿赠送配方。

  当时的王耀发可能没想到,他这次柳州之行不仅救了江佩珍的危机,还将会造就一个全国知名的品牌。

  几个月之后,加入治疗慢性咽喉炎配方的润喉糖研制成功,并且有了一个如今几乎人人知晓的名字“金嗓子喉宝”。

  未来的若干年里,人们对“保护嗓子,请使用金嗓子喉片”这句广告词耳熟能详。

  为了感谢王耀发的贡献,江佩珍学习东南亚很多产品的做法,将发明人的形象印在了包装上。

  当时,因为容易仿制,柳州糖果二厂在行业中的优势越来越小。江佩珍决定孤注一掷,把希望都押在金嗓子喉宝上。

  她引进先进的设备,更换掉了原先糖果厂的所有设备。银行贷不到款,江佩珍向工厂所有员工集资。

  1994年底,广西金嗓子制药厂成立。金嗓子喉宝走俏市场,第一年盈利6000万元。

  一年后,随着西瓜霜、草珊瑚含片等竞争性产品的推出,江佩珍开始在央视做起了广告。当时的广告费用高达500万,也让人们记住了“金嗓子”。

  1996年,金嗓子的营收过亿,江佩珍再次大胆改革。她申请股份制改造,将“金嗓子”从国企转制为民企。

  可以说,江佩珍和金嗓子互相成就了对方。如今,金嗓子集团下,已经拥有药业、食品、投资、旅游等多项业务,也成为全国中成药企业50强。

  2014年,金嗓子系列产品的产值就已经超过8亿。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

  如今,持股61.28%的第一大股东曾勇,现年45岁,是金嗓子总经理,也是江佩珍的儿子。他一年从金嗓子领走的年薪277万人民币,73岁的董事长江佩珍年薪则是450万人民币。

  2003年,突然有一天,人们在央视的广告中看到了知名球星罗纳尔多。他穿着一套印有“金嗓子喉片”的黄色球衣,手持一盒绿色包装的金嗓子喉片,对着镜头露齿微笑。

  2002年,中国国家队第一次亮相世界杯,从此掀起了几年的足球运动热潮。那一届世界杯上,巴西队夺得冠军,罗纳尔多进了8个球,风头正盛。

  一年之后,罗纳尔多和齐达内、贝克汉姆、菲戈、卡洛斯、劳尔等球星,随俱乐部皇家马德里来中国踢商业巡回赛,掀起了一股更狂热的足球氛围。

  2003年,罗纳尔多在中国的人气到达了顶峰。这样的背景之下,金嗓子喉宝推出罗纳尔多“代言”的广告。要知道,当时的罗纳尔多,一次代言费用往往高达一两千万元。

  没有人怀疑过金嗓子的实力,这个广告也陪伴了中国人三年多。直到2007年1月,罗纳尔多一纸诉状把金嗓子告了。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罗纳尔多是在养伤期间看电视才发现自己“代言”了金嗓子。据说当时他气得操起凳子狠狠砸在地上。罗纳尔多称当时只是应邀参加了金嗓子的一个简单餐会,期间和金嗓子高层拍了一些照片。金嗓子的广告没有征得他本人的同意,也没有签订任何合同。

  不过,金嗓子方面发出了声明,称与罗纳尔多有授权协议书,每年都通过相关推广公司向罗纳尔多征求继续合作的意向,并且按照约定支付了费用。

  最后,此事不了了之。当年8月,金嗓子宣布另一名巴西球星卡卡将出任形象代言人。

  不过,这次代言事件,被传是江佩珍用30万美元请罗纳尔多吃饭加合影,在饭局中“骗”罗纳尔多拿着小盒子拍照,达到了球星代言的目的。

  一阵喧嚣之后,江佩珍的形象开始“黑化”,从成功的女企业家变成很多人眼中的“骗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金嗓子产品的包装上的王耀发头像也换成了江佩珍。

  2015年7月,金嗓子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敲锣时,江佩珍的动作幅度有些大,表情也较夸张。这张“霸气一锤”的照片传播很广,江佩珍又火了一次。

  那一年,金嗓子喉片卖出了1.29亿盒,母公司净利润达到了1.54亿元。业绩一公布,股价也应声上涨。2016年7月,金嗓子股价到达最高点6.98港元,市值突破50亿港元。

  不过,一直以来金嗓子的产品线较为单一。去年,营收超过90%来自于金嗓子喉片,今年上半年,金嗓子喉片销售额占营收的比重是89.6%,喉片与喉宝系列占的比重为98.6%。

  从2012年到2018年,金嗓子喉片的销量却没有太大变化,始终维持在1.2亿盒左右。其中2017年和2018年销量最差,降低到1亿盒左右。

  根据财报,2014年金嗓子喉片的价格是4.3元每盒。到今年上半年,已经提价至每盒6.33元。

  提价带来毛利润的提升,但并没有带来净利润上的明显增长。2016年,金嗓子营收7.68亿元,净利润1.03亿元,比前一年少了整整5000万元。2017年,更是营收(6.24亿元)、净利润(6138万元)双双下跌。去年,净利润上才又恢复到1亿元的水平上。

  毛利润提升,净利润却很不稳定,很大原因是营销花费太大。以2018年为例,金嗓子的销售费用高达2.9亿元。也就是说,超过4成的成本用在销售上,而销售的主要成本在广告推广费用上。

  去年年底,金嗓子的股价一度跌到仅剩0.85港元,市值仅剩6.28亿港元。

  今年上半年,金嗓子的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58.81%,业绩开始向好,股价也开始逐渐复苏,到本周五收盘时,价格为1.56港元,年初至今已经增长35.91%。

  2016年,金嗓子开始多元化发展,推出了金嗓子植物饮料。为了帮助这款产品打入市场,江佩珍再次信奉宣传的魔力。

  用“清嗓子让世界听我的”这样的广告词推广,在综艺节目《蒙面唱将》和《盖世音雄》中成为冠名商,投放总额为8000万元。

  当年,这波广告投放帮助金嗓子的“其他产品” 收入大幅提高到4450万元。但是,这款饮料并没有带来持续的收益增长,去年金嗓子“其他产品”的收入下滑到仅剩1210万元。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上可以看到,因为对两档节目的收视率不满,金嗓子拒绝支付还未结清的5167万元的广告费,因此被广告代理商星空华文起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金嗓子败诉。

  法院也以金嗓子有能力而拒不履行,将公司实际控制人江佩珍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成为传说中的“老赖”,江佩珍将被限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此外,她在星级以上宾馆、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行为也会被限制。

  令人意外的是,这已经不是江佩珍第一次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据中国之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8月15日,江佩珍因为没有遵照判决在指定时间履行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被宁波市鄞州区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很多人将74岁的江佩珍成为“老赖”称为晚节不保。从励志的女企业家到如今的“黑化”,江佩珍恐怕损失的不仅仅是个人形象,更可能是对刚刚开始复苏的金嗓子的打击。

广告

上一篇:

下一篇: